“增长”是一个有魔力的词汇,高速增长往往可以掩盖大部分的问题:

增量市场中,所有参与者不必盯着别人的蛋糕,而是需要快人一步就可以分得更多的份额;

GDP高速增长的时候,群体创富、造富情绪高昂,增长会掩盖过程中的种种结构性不合理;

高收益率带来的财富高速增长,也容易让人忽略投资背后的大量风险。

增长是滤镜,擅长美化表象,一旦增长开始变缓、停滞,所有前尘往事、历史旧账都会被翻出来,一一清点。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震荡,中美贸易战爆发;资管新规的靴子落地,去刚兑、去杠杆、去通道成既定事实,流动性开始紧缩,让之前货币宽松时期大规模举债扩张的企业一下子被拔掉“输血管”,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暴露,大量债务违约直接导致了大量资管产品逾期,进而引发爆雷潮、跑路潮;此外,个税改革、股市大跌等变动,让经济环境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1.jpg


早在2016年,《人民日报》关于权威人士的独家采访已经预告了“L”型走势的来临,而且总体中低档增速的“经济新常态”在一两年内不会改变。


2.jpg


▲ GDP两位数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


艰难时刻未必是一件坏事。


正如Howard Marks所说,好光景只会带来坏经验,而最有价值的经验往往是在困难时期学到的。踩中经济繁荣的发展大势创造财富的人,往往会混淆了时代的势能与自己真正的能力,误以为投资很容易,误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投资的秘密,因此也忽略了风险。


3.jpg


▲ 尽管增速放缓,中国居民财富的总量庞大且不断增长


2018年注定要成为中国投资者深刻记忆的一年,也是投资者走向成熟、客观、理性的一年。

中国经济的发展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起飞,60后、70后、80后三代人中的先觉者迎着房地产、股市、互联网等行业快速发展的东风,成为当前中国社会中的富裕人群。财富积累之后如何管理,是富人们必须面对的集体问题,居民投资理财意识觉醒的同时,投资品市场也在日新月异地发展,从银行理财、股票、公募基金、到私募基金、P2P等层出不穷。

2012年和2013年是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重要分水岭。一方面,2012年下半年一系列法律法规的颁布为金融业全面松绑,让私募股权投资、券商资管、保险委托投资等业务被放闸,一时间证券、期货、基金、银行、保险和信托之间的竞争壁垒被打破,金融市场进入富有活力却也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窗口期。

2013年余额宝的问世是居民投资理财爆发的另一个标志性事件。移动支付高度渗透,让资金的流动变得更便捷,但是在支付宝和金融销售结合之前,移动支付的潜力并没有被释放出来,余额宝以略高于当时银行存款利率的收益,吸引了大量的储蓄从银行中流出,通过电子支付这样便捷的“管道”,加速了居民存款从银行账户流向多样化的投资品。


4.jpg


过去居民可投资的产品屈指可数,房子、存款占据了居民财富的绝大部分,另外再加上股票和基金,已经算是比较丰富的资产配置。从总体来说,中国居民的资金要么趴在银行账上,要么被冻结在钢筋混凝土里。中国富裕人群基于之前创富时积累的积极进取的经验,主动投资、单一策略也可以大获成功。

尽管中途出现过2015年股灾、e租宝非法集资等阵痛,但真正的大梦初醒还是在2018年的夏天。今年以来各种债务违约以及P2P平台跑路的事件,是让居民付出沉重代价的投资者教育课。


2018年6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郭树清在陆家嘴金融论坛上警示所有投资者:“理财产品收益超过6%就要打问号了,超过8%就已经很危险了,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6.jpg


这一节沉重的投资者教育课,会让大多数投资者理解两个道理。

第一,尊重现实,尊重客观规律。时至今日,我想已经不会有投资者再相信,会有收益率达到20%、30%的固收产品存在。炒房以及依托房地产行业发展起来的信托行业撑大了投资者的胃口,高增长的惯性让很多投资人对一年两位数的收益率习以为常,但客观现实是,我们已经进入了中低档增速的新常态。

收益不会凭空出现,去通道、去嵌套、去杠杆之后,套利空间被抽空,收益必须来自实实在在的底层资产,尊重底层资产经营的客观规律,才可能得到对收益率的合理预期。

第二,承认自身的能力有边界,尊重专业。在我日常的调研访谈过程中,不止一位从业者提到,中国的投资者总体而言更加激进、主动,喜欢自己掌握投资的决定权和主导权。在牛市期间,人人皆股神,在创业投资火热的时候,人人都是天使投资人。当然,结果常常是遍地韭菜,一地鸡毛。

投资和理财,常常被混为一谈,但这二者就像在赛马场的赛马选手和押注观众。专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是赛马选手,他们主动管理风险、经营风险,获得收益,而大众投资者就是下注的观众,他们要做的是挑选有潜力、可信赖的选手,而不是直接取代赛马选手上场。

市场需要专业、可信赖的财富受托者和资产管理人,所以我们大可不必担心财富管理行业是否会就此沉寂,投资者越成熟、金融市场越成熟,财富管理的专业性、重要性就会更加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