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环境、社会及管治 (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简称ESG)逐渐成为一个新兴的热门话题,不管是政府、监管机构、投资者及消费者,都在这一概念上对企业提出了不同要求,希望企业在经营过程中披露ESG相关信息,以及提升自身表现。

全球最大的ESG研究机构MSCI预测,未来5年内,全球投资规模中将有57%受到ESG策略驱动或影响。而在国内,ESG投资领域的绿色金融已经成为中国“十三五”规划的战略目标之一,并需要社会资本在绿色投资中占比85%以上。

目前,华夏基金已率先成为境内第一家参与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组织的公募基金, 基金业协会也将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合作探索建立私募基金评价的基本标准,增加社会责任ESG评价指标,强化机构投资者的行为导向。


ESG管理为被投企业创造价值

全球范围内,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针对ESG风险因子的单一管理其实相对比较普遍。忽视ESG风险可能会导致重大负面事件的发生,进而而带来商誉的损害甚至投资损失;而在投资中融入对ESG风险的管理则可以带来相应的长期回报。私募机构通常会在并购投资的尽职调查过程中,重点关注潜在的ESG问题与风险。但是行业内的现行趋势是,越来越多的私募机构正在以系统化、流程化的方式进行ESG尽职调查,并且把更多的关注投入到整个投资周期内潜在机会的发现、对可持续问题的管理以及如何创造价值。

相对较长的投资周期决定了私募行业在责任投资的践行上有极好的先决条件。如果私募机构充分发挥买方优势和影响力,可以将ESG投资理念进一步传递到被投公司的经营理念中,为企业创造价值。

一个经典的案例是: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席卷中国奶业,凯雷集团(The Carlyle Group)在2009年9月及2010年7月先后共收购了雅士利29.2%股权。2010年,雅士利成功登陆港股;2013年,凯雷通过将雅士利股份转卖给蒙牛实现了项目退出。  

在该投资周期内,凯雷积极地行使了其股东所有权(Active Ownership),与其投资的雅士利一起做了哪些努力呢?首先,雅士利决定100%海外采购原奶粉,并且通过与一流国际实验室建立产品检测合作关系来提高产品质量和安全控制。此外,在凯雷帮助下,雅士利成立了行业内首个食品质量与安全咨询委员会(FQSAC),进一步提高产品安全与质量。最后,凯雷还帮助雅士利升级管理团队、加强公司治理,形成了长期的管理层激励机制等。

值得强调的是,ESG投资在为投资人带来收益的同时,还可以产生正面的社会外部效益。遵循经济、环境与社会的三重底线的原则,将ESG融入投资分析和投资决策框架,ESG就不会成为一个以牺牲经济利益为基础的公益行为,而是一个通过控制风险,进而发现价值、创造价值的过程。

 

GP常用的ESG管理框架

目前,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GP”)们常用的ESG管理框架主要分为三种,分别是风险聚焦型(Risk Focus)、 项目导向型(Program Driven)以及综合管理型(Integrated Approach)。

风险聚焦型 

其对于ESG风险的评估主要集中在投资前,类似负面筛选(Negative Screening)的过程,主要评估目标企业的合规性,以降低声誉风险。如果评估结果显示ESG风险很高,应停止投资。

项目导向型 

GP通常比较有目的性,常采取的措施是,针对某一公司、行业、或投资组合的定制化管理方法。在执行层面,GP常选择雇佣有经验的ESG专家来细化需求,发掘投资机会。

综合管理型 

通常会在所有GP相关职能领域(投资、运营、投资者关系等)积极定义ESG活动,并将ESG相关政策和流程融入现有系统并受到监管部门的复审。这种框架可以为职业投资人提供较为宏观的ESG投资管方式。

无论选择何种方式指引ESG投资,私募机构都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考虑自身的能力和资源,克服一些可预见的困难,比如ESG数据的获取。只有采集到有效的ESG信息,才能对投资决策及后续环节产生正向影响。

对被投公司而言,这些信息(比如碳排、能耗等)的披露对专业度有一定要求,披露起来可能存在困难;对私募机构而言,ESG信息的不对称和透明度不够等问题也会影响判断。

当然,信息披露问题并非没有办法解决,私募机构可以雇佣拥有相关经验的专业人士,向外部咨询机构寻求定制化的解决方案,或者与第三方数据提供机构进行合作。


LP该如何监督ESG落地

私募行业的最佳实践方案往往是以系统性的方式将ESG融入私募基金的管理框架中,融入到募、投、管、退的多个环节之中。针对基金自身ESG的表现,GP也应向有ESG管理需求的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LP”)予以充分披露。

在基金募集期内,LP可以重点关注GP与LP的ESG政策和投资理念是否一致,GP的现有ESG政策、投资流程、协议以及未来可以改进的部分,GP是否对被投公司ESG表现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并提供相关支持,GP可以如何协助LP以保障GP的ESG依据既定政策践行承诺,以及GP如何管理和披露被投公司的造成实质性影响的事件。

在基金存续期内,LP可以重点关注GP是否按既定政策、协议等践行投资承诺、是否对被投资公司产生任何积极或负面影响,以及潜在问题与其披露情况。

(本文由嵩山资本基金管理部李珍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