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案例 

第一次见到陈先生的时候,我有点诧异,因为他看起来非常普通,背着一个学生用背包,带着一丝学生气息。他骑着自行车来到这家离他家不远的面谈职场,如果不是因为之前了解他的资产配置情况,我可能想不到他会是一位可投资产在千万、年收入200万以上的高净值客户。

和国内大部分高净值客户一样,陈先生之前主要做高收益的投资项目,包括房产、股权、信托等,境内境外皆有,每年的投资回报都很丰厚。然而,2016年的“营改增” 、人民币进入SDR正式生效、金税三期工程、CRS等税务方面的改革和执行,加上其工作性质让他对个税改革信息的了解更加深入,这引发陈先生对去年下半年的投资重新进行探索性思考。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通过之前的几次邮件交流,我们争取到这次面谈的机会。 

陈先生此行目的非常明确——咨询相关税务问题,之前他也接触过不少理财顾问,但对方对专业性问题的闪烁其词让他产生了不少疑虑和顾虑,于是,他再次带着考察的心态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选择了“单刀直入式”的面谈模式,对我所了解的他目前的资产类别、资产所属地等直接进行税务分析。——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他感受到今天面谈的价值并取得对我们的基本信任,同时还容易产生互动,继而通过互动模式更深度地KYC。在这个过程中,陈先生的戒备心也会逐步降低,并且愿意说出他的顾虑和中长期规划,我也才能更好地为他进行全方位税务规划。

在这次面谈前,我也做了充分准备,不仅通过理财顾问了解到他目前的投资情况,并做了简单梳理:

陈先生目前已在我司平台投资有股权产品——30万美元海外股权产品,600万人民币股权产品,期限均为4+4+1+1年;固收产品——投资金额100万,2年期,每半年返息,年化收益约9%;尚未配置保障类产品。

进一步KYC后,我们还了解到:陈先生在北京拥有3套市中心学区房,1套自主,2套出租,市值均在3000万以上。此外,陈先生目前的收入除工资外,还有版权、分红等。陈先生的妻子为全职太太,女儿9岁,计划2017年太太陪女儿去美国接受教育和生活,陈先生继续留在国内工作,且目前没有拿美国身分的想法。孩子13岁之后,若自理能力不错,太太有可能回国。

根据陈先生的情况,我结合目前的税收政策作了如下分析:

在投产品皆为投资类产品,期满后,这些产品的投资收益(增值)部分均需合并计税;

上述产品投资期限均为一年期以上,从目前政策看,期满收益是公司代扣代缴了所得税之后的实际收益;

上述产品,若遗产税实施,一般原则须合并计税。按照现在预估收益,结合遗产税草案规定,上述产品的未来纳税成本将达到上百万元现金。

如再加上像房产等固定资产,下一代的纳税成本将上升至上千万元。

2016年下半年以来,像陈先生这样去关注中国税费制度改革的客户越来越多,庞杂的税费信息引发了这批客户的担忧和恐慌。这时,有许多并不太专业的理财顾问趁机大肆宣导某些工具的节税功能,其中提及最多的工具显然是保险。

理财顾问给他讲“保险能避税节税”,并强烈要求他“要多配保险”,可保险到底如何合理节税,陈先生仍一头雾水。其实,不仅陈先生有这样的疑惑,许多客户、从业人员,甚至是理财顾问,都有类似的疑问。


保险到底如何节税

其实,“节税”中的“税”一般是指所得税、遗产税。

个人所得税方面,目前,(1)中国公民一年以下的股息、利息、工资收入等,收入来源不论境内或境外,免税额度总计为3500元;非中国公民纳税人的免税额度为4800元;超出部分,最高税率都为45%。(2)一年以上投资收益的税率是20%,缴费模式为相关单位代扣代缴。非中国公民纳税人的这一部分收入来源,是否涵盖非中国境内,需要根据不同情况来判定(这部分会在以后的篇幅中给大家举例说明)。

遗产税方面,中国暂未实行,但早在2004年,财政部就已颁发遗产税草案,并于2010年修改。草案内容显示,起征点为80万,超过80万须面临20%的遗产税,最高税率为50%。草案还规定,凡境内居住的中国公民死亡(含宣告死亡)时遗有财产者,应就其在境内,境外的全部遗产,征收遗产税。不在境内居住的中国公民,以及外国公民、无国藉人死亡(含宣告死亡)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遗有财产者,应就其在境内的遗产征收遗产税。

那么,保险到底能否实现合理节税呢?

个人所得税方面,《个人所得税法》对于保险赔款免税做出了明确的界定,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但是对于保单的其他利益,如满期金、红利、账户价值增值,在法律上比较模糊,在司法实践中暂未征收。

遗产税方面,保险能否有效规避,因涉及诸多因素,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若购买的是终身寿险(保任何时间点死亡),有指定受益人的,按照目前草案规定,身故赔偿金免税;若指定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身故或无指定受益人,保险人遗产未来是否征收遗产税,目前并没有具体条款予以说明;

若购买的是年金保险或有万能账户的保险,按照一般原则,如被保险人一致的情况,其中的年金、分红或万能账户金额需要合并计税;投被保险人不一致,投保人身故而被保险人生存,合同继续有效,分红、万能账户金额是投保人的遗产,属于纳税范围。被保险人身故而投保人生存,分红、万能账户金额属于投保人的,年金是否免税,尚未有具体规定。

为帮助大家理解,举一“栗子”:以陈先生(中国纳税人身份)为例,

第一种:购买500万保额的终身寿

不论陈先生是他自己还是他夫人,或是陈先生的父母给陈先生买,若指定受益人皆为陈先生的孩子,那么,陈先生身故时,其孩子可获得这500万现金,免遗产税。

若不幸孩子早于陈先生身故,且陈先生未重新指定受益人,那么陈先生这500万,将可能不能免遗产税。

第二种:购买了带分红的年金保险

如陈先生给自己买,指定受益人为孩子,当他身故时,分红有60万,年金累积有50万,身故保障有50万,那么分红+年金=110万的额度作为陈先生的遗产,可能不免遗产税,身故保障金50万免遗产税;

若陈先生给孩子买年金,当陈先生身故时孩子还在,合同继续有效,当时分红有60万,这部分钱会是陈先生的遗产,不免遗产税。同时,需要重新指定新的投保人。

因此,综合考虑陈先生的具体情况,考虑保障、税务规划等问题,经过与陈先生数次的沟通交流后,最后方案如下:


通过上面的分析,从保险能否“合理节税”的角度,通过结合投资人的税务身份、资产类别、资产所属地等情况,建议选择相对可靠的终身寿险,且要指定受益人,如果再加上信托的话,会更好。

“节税”,我个人认为,它是财富传承中的重要内容,但并不是财富传承的全部。财富传承,面临的风险非常多,包括婚姻风险、债务风险、挥霍风险等,不仅要求我们必须综合运用公证、信托、保险等工具,还要求具备专业知识背景的法律、税务等从业人员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