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们讨论过L型经济下的两类资产机会分别是股权和黄金;今天,我们继续聊另外两类:美元资产和A股择行业布局。


美元资产

人民币的国际化进度自我国加入WTO开始就不断被“外国同胞”诟病。确实,我们的国际化是非常“稳步有序”的,原因很简单:如果跑得太快,容易猝死。

然而,世易时移,从放宽双向浮动标准、“市场化”人民币定价机制、以及入篮SDR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就已开启“小步慢跑”模式。顺应着当下的一带一路、亚投行、鼓励企业走出去等大背景。

所谓国际化,是要人民币成为更加市场化的货币。市场化货币有几个特征:

1. 经济走强、货币走强;经济L型、货币走软。

看国外货币,美国GDP回暖,美元走强;欧元区PMI走强,欧元上扬;英国制造业数据亮眼,英镑稳住;澳洲就业复苏,澳元坚挺,等等。

然而,中国汇率似乎和这些数据并无联系。以往来看,GDP一路跑下来,汇率却远比GDP要坚挺得多。但是,在市场化的货币机制下,经济缓缓下行,人民币也将遭遇同样的趋势。

2. 根据供需规律:钱多了,钱不值钱。

过去十年间,中国除了GDP打对折,M2较美国也超发了一倍多。看房价就知道,实质通胀也水涨船高,按增长率大约为美国的三倍左右。钱多了,通胀高了,钱自然要贬值。

3. 利差效应,美元升息,全世界货币承压。

美联储已经开启了约两年的加息通道,美联储官员也愈发鹰派,特朗普同样支持相对强势的美元。特朗普一系列的财税计划,大多有机会提振美元。伴随这美元加息,息差亦将推动美元走强。

4. 出口下行,货币下行。

曾几何时,中国的贸易数据傲娇得不行,但这几年开始,出口数据不再“稳健”。虽然在转型,但出口还是稳固中国经济的要素之一,因此,人民币适度贬值促出口的形势在未来四五年内应该不会改变。

5. 出来混,迟早要还。

人民币从2005年到2014年升值了约35%,这是不合理的,为当下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而同期的非美货币大多走贬,有的还呈现出双位数的大幅贬值,同样人民币是一个背离。这也正如政府官媒和官员再三强调的,目前的贬值正是纠正之前的过度升值。

再参考下图近期47家金融机构发布的观点,平均看来,大约也预期了人民币一年内仍有3%左右的贬值空间。此前亦有机构调研,约69%的高净值客户拟加配美元资产。美元资产包括:直接的美元一、二级市场资产投资、美元地产、财富规划类产品、各类私募、市场化信贷产品、以美元计价的QDII投资工具等。方法因人而异,但美元配置势在必行。


▲ 金融机构预期人民币一年内将有3%的贬值空间


除了美元,另一类可考虑的资产是回归A股。


A股择行业布局

无论经济上行还是下行,只要是L型,不是大崩盘,总会有一些价值洼地出来。再搬出那句陈词滥调——“选赛道好过选车手”。所以,在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A股整体不贵,不过有点扯皮。可以选择有政策和时代助攻的行业机会、选择优质票投资。

可重点考虑的行业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

1. 消费升级

截止2016年底,中国80后人口比例占全国人口16%,90后人口占比14%。他们逐渐成为中国消费的中坚力量,其消费能力也以每年14%的速度增长。同时,中国高净值人群稳健增长且日趋年轻化。目前,中国600万以上个人资产的人群已逾270万,其平均年龄不到40岁。投资消费就是投资这个时代。

消费升级本身是一个宏大的概念,内置诸多概念,如健身经济、她经济、快时尚、非标旅游、定制服务、共享经济,等等。

2. IT、互联网和它们的周边

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产业。但任何行业,没有互联网都无法开展。互联网已经成为一切的基础和平台。

投资互联网有四个角度:第一种是传统的TMT巨头,选择优质且蒸蒸日上的企业,如此前的港股腾讯;第二种是选择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中的机会;第三种是围绕传统巨头周边展开的生意;最后一种是“黑科技”主题,比如大数据、云、人工智能等。

无论是哪类,只要有市场、有潜力、有壁垒、有门槛、或背靠大树,都会颇有机会。

3. 医疗

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不管是和欧美还是亚洲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创新类药物都少得可怜。早年,中国药企在新药研发上的力度和获得政策支持的力度都较弱。但是,这三四年来,我国越来越鼓励医药研发的提速,希望做大做强药企,优质的药企将脱颖而出。

契合“体验升级”理念的个性化诊疗是另外一个方面。如基因测序、民营医院、康复医疗等。形成的背景是产业升级,而另一个逻辑则是人们在看病中,渴望得到越来越好的体验。相关领域的优质票,不妨择机把握。

除此之外,医疗领域还有很多投资机会,如:骨科心脏、消化道耗材、血液产品、生物技术、IVD等。不过医疗投资的专业要求高,通过靠谱机构协助选股配置为宜。

综上,抓住股权机会长线投资、备一些黄金规避通胀、配置美元让资产全球化,再把握A股的行业机会赢得波段行情。你会发现,L型经济中的配置,其实并不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