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房子,有关房价,有关北上广深的生活,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却又殊途同归,无非是寻求一份心安和力争一次成败。逃离北上广,再也不是一个偶发性的讨论,这是一个时代的命题,尤其是在这一轮房价疯狂上涨之后,那些卖掉北京和上海的房子,逃离去大理的故事、文章和人物,深深地打动了你、我、他。那些不只是“十万加”的文章,更是小人物对时代的抗争和努力。多少人蠢蠢欲动,反复思量,试图说服自己也说服他人,找到离开的理由,足够的理由。 

而我,为什么没有卖掉北京的房子去大理呢?因为,我在北京,没有房子。

我敢说,我绝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过的人,有时候,对于那些还只能躺在出租屋里拼命工作的人来说,卖掉房子去大理,是人生另一个阶段的问题,有时候显得远不可及。眼下,他们关心的就是房租还要涨到什么水平?如果房租涨过工资,那么在北京还能不能生存下去。到那时,就不是逃离,是被迫离开。2000万的常住人口中,如是想法的绝不在少数。譬如我身边一些刚毕业不久,东凑西凑了首付的同学们,每个月背负着巨额房贷,他们说,卖了房子,也不够在大理生活,起码现在还不够。所以,离开北京对他们来说未必意味着安逸、舒适和美好,可能是同样的举步维艰。 

逃离北上广,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做出这个选择,逃离的前提是扎根,如果此刻你还漂在北上广,就无所谓逃离与否,于你而言,哪里都不是安居。天下之大,又能逃到哪去?倘若没有足够的身价,到哪里还不都是一样。安逸,是要有基础的。 

那些生活在北上广还有选择权利的人们,算是幸福的。当然,他们自己可能不这么认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走不出的牢地和想不通的困苦。但对于更屌丝的年轻人来说,有的选择,确实挺值得期待、憧憬和努力奋斗的。 

这并不是我一个人悲观的诉苦与假象,这些想法源自身边多位朋友的倾诉。对于80后、90初的这一代人来说,人生至此还没有真的安顿下来,试想一下,从小至大的成长、学习和生活,也许人生最初十几年的目标就是考上北上广的大学,离开家乡、见见世面、努力拼搏。而几年的大学生活结束后,你却被告知,要逃离这里。此刻,你可以一个人自由的彷徨、迷茫与乱撞,但当你走进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时,愿你已准备好。 

我跟几位选择离开北京,回乡生活的师弟妹们聊过。他们至今也没想明白回去到底对不对,也总是在试想如果当初留下会怎样。在他们看来,在家乡有一处安稳的住所和工作,比不上那些在大城市打拼的时代感。

 

他们在家乡遥望你,而你却在北上广遥望家乡。彼此都羡慕对方,这听起来似乎有违逻辑,但却是事实。到底什么的原因造就了如此局面,怕是太多了。一边是逃离北上广,一边是逃回北上广。好玩吗?好玩。 

再过十年,彷徨的一代人就要长大,接替70后主导这个时代。从一无所有到死不回头,这不是崔健的歌,是我们的命运。我想,这是任何一个行业、一门学科、一项研究都离不开的社会大背景,离开了时代的人物,所有的思考都是空谈。

此刻,我坐在黄浦江畔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码这些字。我没钱,但每次出门,我都尽量让自己住的好一点,以掩盖我内心的虚弱和不堪。这些心情,一定有人懂。


不粘人的小妖精

顾问云·China FA Lab 特约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新闻学双学士,传播学硕士。曾任职中国银行,从事投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相关业务。

主要研究领域:银行业务分析;财富管理行业品牌和公共认知研究;投资者认知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