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总局、财政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六部委共同签发的正式版《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下文简称《办法》),标志着中国版CRS正式落地。

监管环境日趋复杂化,势必对专业理财顾问提出更高的职业要求,如何帮助高净值客户更为准确地了解CRS对其私人财富的影响?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设计好财富规划来实现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目标?这值得每一位服务于高净值客户的理财顾问研究和深思。


| CRS影响两类人群

CRS是 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 共同申报准则的简写,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14年7月发布的AEOI标准(金融账户涉税信息自动交换标准)中的一部分,目的在于提升税收透明度和打击跨境逃税。签署国之间相互公开对方国家税务居民在本国的经济财产情况,对该国的非税收居民账户信息进行交换。

CRS中的关键词是:签署国,非居民,金融账户,信息交换

■ 签署国

目前CRS签署国已超过100个,根据OECD公开信息,成功实现信息交换有两个条件:

- 必须是已加入CRS的签署国家或地区

- 信息互换国之间要“自愿匹配”成功

尽管实施时间有早晚,但高净值客户以往所青睐的免税天堂国家地区几乎都登上了信息交换国名单。就算是没有在列的美国,也有适用于全球征税的FACTA法案。所以,全面CRS的趋势在所难免。

■ 非居民

非居民主要指该国税务居民以外的个人和企业(包括其他组织)。因此,关键在于如何定义税务居民。税务居民不完全等同于国籍,各国有具体的定义细则,需要根据不同情况来界定。

■ 金融账户

CRS信息互换,只适用于非居民在金融机构开设的金融账户。这里的金融机构通常包括:存款机构、托管机构、投资机构和特定的保险机构。

■ 信息互换

CRS的运作核心是信息交换,在被金融机构识别为“非居民”后,金融账户信息会被自动交换为税务所在国家地区的税务局。

因此,CRS影响的主要是两类人群:

- 在境外有资产的境内人士,即人在境内,钱在境外。

- 在境内有资产的境外人士,即境外身份,却拥有境内资产。


CRS在中国

文中开头所提到的《办法》规定,2017年12月31日前,金融机构需完成对存量个人高净值账户(截至2017年6月30日金融账户加总余额超过100万美元的账户)的尽职调查。

这一覆盖面相当广泛。截至2015年底, 我国可投资资产额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客户数量已经超过112万,近五年来以每年超过10万人的数量递增。其中,绝大部分高净值客户拥有海外资产或拥有海外身份。

需要着重明确的信息主要包括:

■ 参与调查的金融机构

《办法》明确,依法在我国境内设立的存款机构、托管机构、投资机构和特定的保险机构等金融机构,需要按规定开展尽职调查。

■ 调查什么?

金融机构报送的涉税信息包括,账户持有人名称、纳税人识别号、地址、账号、账户余额或价值、利息、股息以及出售金融资产(不包括实物资产)的收入。

■ 中国税收居民界定



也就是说,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满一年的个人应认定为中国税收居民。其中,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是指因户籍、家庭、经济利益关系而在中国境内习惯性居住。

所谓习惯性居住,是判定纳税义务人是居民或非居民的一个法律标准,比如因学习、工作、探亲、旅游等而在中国境外居住的,在其原因消除之后,必须回到中国境内居住的个人,则中国即为该纳税人的习惯性居住地。

由于中国是外汇管制国家,因此,除了所得税问题外,中国税务居民的境外金融资产信息互换后还需关注如下问题:资产来源的合法性、资产出境的合法性、缴税的合法性。

CRS背景下,全球资产越来越透明,个人资产会越来越集中,境内境外资产越来越可识别,资产代持会越来越困难。结合中国已实行的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和银行账户实名和分类制度,资产“自持化、透明化、集中化”是未来监管要求的趋势。


合理进行税务筹划

唯有死亡和税收不可避免。任何金融工具,都不能完全避税。事实上,税是避不了的,但是我们可以进行合理的税务筹划。常规税收筹划的主要方法有:

■ 降低计税基础

海外遗产税筹划的最好办法是降低遗产金额。遗产少了,遗产税自然就少了,隔离部分资产的方法是选择信托架构或人寿保险。

■ 选择合理税种和税务区域

用低税种替代高税种,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配置资产。

■ 递延交税时间

现在能不交的税可以先不交,货币通货膨胀和国家政策可能会有变化,也许能帮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税收。 

CRS是签署国之间对本国非居民的金融账户进行信息交换,以打击跨境逃税。这一背景下,高净值客户财富规划的重点在于:确立税务居民身份、理清金融资产和非金融资产、诊断分析风险,再借助合理的工具做合理的税务筹划。

无论是FACTA还是CRS,政府要求资产申报的根本关注点都在“收入”和“所得”,高所得高税负,而高资产则只在转移时才需缴纳诸如赠予税或遗产税。因此,高净值客户财富规划往往通过“做高资产、做低收入”、优化全球资产配置,综合不动产、信托、保险、股权等方式合理布局。

CRS是挑战,也是机会。如何运用各司法管辖区的税率设置及优惠政策进行身份筹划和税务规划,管控好潜在风险?理财顾问们需要借助包括跨境律师、税务专家们的专业支持,更深入地理解客户需求、更透彻地理解监管政策、更妥善地帮助客户在合规的方式下实现客户和机构的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