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两军决于阵前,大多不像电影小说里的那样,两个主将上前单挑死磕,主将打不赢,兵败如山倒。今时的投资市场也是如此,虽有说法唤作“产品为王”,但无奈如特朗普所说,中国人的脑袋灵光的很,今天我家“为王”的产品,明天就难免被别家“山寨”去。

若拼产品,血战到底,也未必分个高下。既然“1”和“一”横看竖看都差不多,行家们比的就是“1+一”的功夫。这功夫,沙场上叫排兵布阵、餐桌上叫满汉全席、隔壁王大妈叫广场舞集锦,理财师们管它叫——资产配置。

中国人崇尚孝道,讲究“前十年看父敬子,后十年看子敬父”。尤其到了后十年,这些年少子化这么一来,只有一个孩子,家长对一个孩子的期望高,这个独苗不管承受得了与否也别无选择,财务和生活上压力陡增。这就是不资产配置的结果。

好在政策风口已变,全面二孩到来。两个孩子混的都好,生活锦上添花;一个孩子混的不好,可以依靠另一个孩子多些。两个孩子之间也可以彼此有个照应。全面二孩,和资产配置达到的效果是近似的。




下面,就仔细讲讲高净值客户需要资产配置的六个理由:


▎理由一:别以为自己是一手好牌,其实市场搞起你来没商量

市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你以为一手好牌,结果坑你没商量。比如2007年10月的股市见顶,那时候吃瓜群众和切瓜专家多讲“股市一万点”,各种评论、书籍接踵而来。然而,后来很多书据说就不用印了。

再比如2015年6月,市场见于高点5186,多么吉利的数字。业内人士、券商大咖纷纷讨论股价是六千点呢、六千点呢,还是六千点呢。上波6124的觉得解套有望,上一波赔掉的大衣终于可以赢回来了,殊不知仅一个月过后,连内裤都要当掉。

市场既是个顽皮的孩子,又是个情绪多变的规则制定者,搞你没商量。你看到桌面上已经打了三张Ace了,没想到它手里还有四张。就是这么傲娇,像女人,不喜欢被人轻易猜透。

而想了解市场的底牌,代价是你的荷包。


▎理由二:眼见为实?实则是个海绵宝宝,满满都是水

古语有云,“眼见为实。”如果投资者信了这句话,那就输的透透的了。我本将心向明月,却要防着明月照沟渠那一刻。

券商、基金、机构、银行出研报,会分所谓buyer side和seller side,导致看似公正实则立场有别,比如您看美国某超大投行的研报,每次反着看就好。“seeing is believing”这逻辑听着棒棒的,实操起来满满两行泪。

即便美联储、欧央行,政策也难免被政治影响(虽非左右,但仅仅是影响,也是够不明就里的投资者喝一壶)。

再比如公司的财报和财务展望,要知道有个词叫财务策略,有时一些部分是为了短期或长远影响股价而为之。

这还算好的,如果您专注A股二十年,从银广厦到各种卖水产、小家电、互联网的,您应该见过无数海绵财报,捏起来,满满都是水。信它的买过来,本来想价值持有变巴菲特,结果至少受伤害一万点儿。


▎理由三:股市掉下来时,往往都是脸朝下趴在地上

投A股的人希望看到的就是,投资的票都像“暴风科技”。只涨不跌,长阳连连,一柱穿云天。有人笃信,股市一直升是可能的,你告诉他“莫被乌云遮望眼”也好,“天机算劲太聪明”也罢,他有不闻不信。结果股市掉下来时,必是脸朝下趴在地上。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痛苦。需了解市场的规律本来就是牛熊更迭、犬牙交错。但这个时代,没有徒步上月球的技术,却有无数做空、对冲的投资工具。可以让您牛市熊市,一边品鱼、一边手握熊掌。

据统计,通常牛市中(市场一年上涨20%)按交易日计,上涨的比例也仅60%-70%。而反过来在熊市中(市场一年下跌20%)按交易日计,上涨的比例其实也有40%-60%。

合理做资产配置,不押宝,牛熊都赚钱,岂不快哉。


▎理由四:难以预测的市场+混球的投资者情绪=市场

市场似乎顽劣成性,A股自不必谈,笔者科班毕业,后专做美股十余年,粗通经济、股市、财务、技术分析,且美股已算单纯,然仍经历过多次,十余年业绩优异结果突然大幅不及预期。

一家公司近十年亏损,而突然破茧成蝶。无论做多做空,都被市场给一闷棍。这是个股,有时是投资者的情绪。金融大鳄“锁螺丝”有云,投资者就是一群笨蛋,大部分根本无法预测市场,全是错的。但关键市场又是由这样一群人组成,结果错的预测又反过来形成真实的市场。这个跟《乘风破浪》里邓超穿越回去参与自己的人生一样,局内局外人,不容易辩清真假,锁螺丝老爷子称之为“反身理论。”

我们常说市场凶猛,可需知“捧”它走高的人和“棒”打它万劫不复的人,都是同一群人,起初都将它“奉”若圭皋,只不过开始用手的人后来改成用木棍。这群人自己也从“贪”陡然变成“贫”。

无论难以预测的市场本身,或是更混球的投资者情绪,最终都构成了这个市场。种种意外中的不可控市场,不来点儿资产配置可还行?

市场没有避雷针,资产配置是唯一活命法门。


▎理由五:大行分析报告不靠谱,有些历史并无经验可循

马克吐温说过一句,“历史并不重复,但又规律可循”,这常被分析师和经济学家拿出来讲,自然有些道理。但需知,黑格尔也说过一句话,“历史带给人的经验就是历史无经验可循。”

如果五年前的投资者没有感触,或者还可以理解。但如果过去两年,您持有过A股、英镑、美股、美债、人民币等,应是感同身受的。业内人士将去年称作“黑天鹅元年”,有个外资大行做了分析,发现去年做多做空的,没几人赚钱。尤其在川普这事儿上,人们觉得他上台美股要歇、美债要旺旺,结果上来之后美债连跌,害的机构纷纷调整预期。而美股创下总统上任后历史最佳涨幅。哪儿说理去。

大行的分析报告也不靠谱,全球五六十个大行,每年稍微准的也就是个位数;另外脱欧和美国这事儿中,人们觉得博彩调查这票人牵扯到真金白银,应该假不了,希拉里大妈和川普大爷的三场电视辩论也占尽上峰,答谢宴都准备好了。但谁知惊喜总在最后时分。

然而,这就是真实的金融市场。

今年还有德国法国一个个,天鹅湖近在眼前。不资产配置,在湖里裸泳,除非你是七仙女,不然很难看的。


▎理由六:才在风口正上方,摔得往往也很惨

投资者总渴望一夜暴富,踩在风口正上方。但需知暴涨之后通常是暴跌,爬的越高摔得越惨的规律百试不爽。一种策略是“耐得住寂寞,守的住繁华”,等时间的玫瑰绽放,或云之以时间换空间。

不过这种“寂寞”能耐得了的人不多,比如巴菲特老人家的逻辑是“买完股票,停牌两三年也不焦躁。历史平均持股八年,个别股票持有过几十年”,不过且不说人家是奥马哈的圣人,且不说人家不差钱,且不说人家年轻和中年时也亏过,且不说人家拿很多股票也是用期权、原始股策略等,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土壤,在快速变革的经济体中,这个逻辑是否适用,值的商榷。

其实全球看过来,能验证巴老的投资耐性是有价值的,除了美国,也就是欧洲有几个成熟市场(另一种叫法是“死气沉沉”)。在中国是不完全适用的。在中国,既想长赢,又想稳赢,又不想挂的太惨一夜回到解放前。方法也仅有一个:资产配置。

上述资产配置的逻辑算是闲话版。下面还有几位大师的箴言:

债券基金的祖宗、债券大王、他卖产品从来不用销售爱买不买狂拽酷帅叼炸天的约翰·邓普顿爵士如是说,“除非你能确定自己永远是对的,不然就该做资产配置。”

 


没事干就喜欢跟政府对着干,怼过英国政府、怼过日元、怼过黄金、怼过东南亚各国,以三态理论、反身理论的乔治•索罗斯大爷如是说,“投资中一定会有对的部分和“错的部分”,只要确定‘对的部分’多于‘错的部分’即可。” 

 


世界首富巴菲特老爷子如是说,“投资中一定要配置‘护城河’板块”,“如果有人跟你讲某个投资是百分之几十的回报,那通常你该做的不是和他讨论收益,而是扭头就走。”

 


今天美联储主席耶伦大娘的老师,无数经济学教材的作者,当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托宾曾经说 “Don't Put Eggs in One Basket.”。

 


美国第一个百万、第一个亿万富翁,财富传几代而不衰的洛克菲勒常常强调,“一定要资产配置,通过资产配置、分散产业投资来分散风险。”

 


号称是经济学家中最牛的政治家,政治家中最牛的投资家的凯恩斯老先生,曾经说过“投资就是先到的赚到钱,留傻的在后面”,所谓“follow fool。”  


石头

China FA Lab 特约研究员,金融理财师

夸客金融集团华北区区域资深投资顾问总经理,《华尔街见闻》专栏作家,“石头说财经”微信公众号作者。毕业于外交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其后从事传媒行业,于2007年开始金融行业从业,曾服务于汇丰银行、大华银行、渣打银行、星展银行等。

研究方向:投资策略研究;投资咨询实务;宏观经济与财富管理业务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