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理财成了饭局的标配话题。似乎每个人都在问,而且每个人都在回答这些问题:

中国经济是否已经到底?人民币会不会一直贬值?全国房地产价格为什么涨的这么夸张?怎么连老头老太太都在做大宗商品?债券违约率会持续增加吗?中国股市还能碰吗?香港保险怎么似乎突然成了必需品?股权投资怎么从精英投资到了平民投资了呢?

普遍思维是普遍现实的集中反应。

在2000年以后,在多数人印象中:中国经济一直高速发展;各行各业生机勃勃;房地产持续飞涨;人民币单边升值;各种银行理财、资管计划、信托等固定收益是高收益无风险的;股市通常脉冲式疯狂然后奄奄一息;股权投资,只知其名,不知其实;大宗商品是高科技,毫无世俗感;国内保险代理人走街串巷,海外保险偶尔在豪门恩怨中略有一二。

那个阶段,买房就是最好的理财,买银行理财是升级动作,买信托或者资管计划是高级动作。大多产品国家机构背书,只要相信政府,看得懂数字,买了基本没错。

但2012,2013年后,中国经济进入习大大称之为“三期叠加”发展阶段。突然大家发现,经济世界陌生了,开始不那么井井有条:生意不好做了;房地产时不时一波让人心慌的疯涨;人民币开始贬值;固收类产品开始违约,甚至有的让投资者血本无归;股市依旧深不可测;新三板、衍生品、大宗商品,股权投资、境外保险、境外房产、移民、P2P、众筹、量化对冲、智能理财等等,一些新选择,扑面而来……

怎一个“乱”字了得,投资者在2000年后习惯的理财模式,突然发现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只要有选择,就会有组合。尤其是没有任何一个选择是最优选择下,通常“组合”才是最优解。

参考欧美、日本以及台湾经验,经济开始下行时,普遍增长成为过去式,某一种大类资产(传统为房地产)失去绝对优势地位,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会受到经济下行的向下拉力,“不动则缩”,理财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快速变化:





▎资产配置理念开始普及

全球资产配置之父加里▪布林森在跟踪大量投资实例后,发现:投资收益的91.5%是由资产配置组合所构成的。因此,“产品驱动型”的理财服务,逐渐过渡至“资产配置”型的服务。

各大公司会将“资产配置”作为自己最重要的“理财产品”推出。





资产保护与传承重要性凸显

当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后,企业经营的风险会增加,如何将企业财富与个人财富充分隔离,日益重要。

除此之外,当“创一代”开始逐渐年长,集中进入企业交接以及财产交接期。财富传承的需求集中体现。

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遗产税。若一旦开增遗产税,针对遗产税的税务管理也成为刚性需求。

在这种背景下,保险以及家族信托在资产保护和传承方面的优越性凸显,将迎来爆发式增长。





全球化资产配置日益盛行

当经济下行后,本国货币利率水平会下降。同时,当贸易水平下降后,本国货币需求减少,汇率的不确定也将加强。因此,将资产在货币之间配置,是保值增值重要举措。

除此之外,“总有一片云彩会下雨”。当经济进入下行后,会有一些新兴国家进入快速发展期,如曾经的日本、亚洲四小龙和中国。当以全球视角去观察经济,寻找下一个“中国”,也是资产增值保值应有之意。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富裕阶层以及中产阶级人数会剧增,加之媒体以及交通技术的发达,跨境旅游将成为生活的必选项。生活半径扩展,将会带来视野扩展,将会引发一波“国际化”家庭热潮。资产跟着生活走,也会带来资产配置的全球化,比较明显的境外房产的配置。

以资本市场举例:中国资本市场市值只占全球市值的2%,如果不投资于全球资本市场,无法分享世界经济增长尤其发达市场所带来的价值。而美国由于其资本市场占全球市值的53%,其投资于本土市场就是投资了一半的世界,而他们还会20%投资于新兴市场。





▎另类投资,尤其股权投资进入寻常百姓家

全球化资产配置是资产在“空间”上的配置,另外还有一个趋势,将促使资产在“时间”上配置。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经济发展动力将转移,将从传统行业转移至新型行业。捕捉新型行业的发展机会,可以通过创业以及股权投资两种通道获得。但因在上一波经济机会中获取财富的高净值客户,因年龄以及思维习惯,比较难以真正把握新型经济的脉搏。在这种背景下,股权投资将会是一个重要的捕捉新型发展机会的可选项。

举例来讲:从1980年到2005年,美国前四分之一的PE公司赢得了39%的年化收益率,25年增长5228倍。




▎事务管理与财富管理日益紧密

金融产品逐渐成熟,金融对生活的渗透率日益增加。几乎每一项重要的消费,均开始和金融有相关性。购车买房的按揭;税务管理的保险以及信托;子女教育的教育金规划等等。

各种产品和工具的快速涌现,虽然在风险管理方面纹理更精细,但是,复杂度却日益增加,远远超出一般投资者的理解,或者理解这些知识远远不是高净值客户的比较优势(机会成本太大)。

于是,财富管理行业将真正进入机构专业化时代和从业者专业化时代。



西贝中医 

China FA Lab研究员,原顶级财富管理公司总裁助理

研究方向:场景金融、财富管理行业综合管理、理财顾问工具支持和科技与财富管理行业深度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