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净值人士的全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变得越来越明显,这成为财富管理机构开拓全球业务的驱动力。但是,如何迈出第一步?这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的第一问。

目前,新加坡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宽松的监管环境、熟悉的华人环境,让新加坡成为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走向全球理想的落脚点。Kimmis Pun女士具有30多顶级金融机构的从业经验,在中国独立财富管理(新加坡)峰会上,她分享了中国财富管理布局亚太的策略。

以下是顾问云根据Kimmis峰会现场演讲而整理的实录:

今天我希望跟大家探讨,中国财富管理机构如何利用新加坡的地缘优势、金融地位,走出一带一路,进入亚太,布局业务。


亚太地区财富管理行业增长有多快?

所谓跨境财富管理,是指一个国家的居民到境外开账户理财。居民进行海外理财的动机有三方面,首先是高质量的服务,第二,与客户所属国家的政治和监管环境有关,越稳定的国家越能吸引更多境外财富,第三是区域多样化,与金融服务的质量和产品多样性有关。

新加坡因其发达的离岸银行业务,成为全球重要的财富管理中心。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亚太区私人财富的规模增长非常迅速,预计到2020年,新加坡将有1.7万亿美元的在管资金,超过英国的1.6万亿美元。亚太区的财富正在高速增长,对亚太区的财富管理行业来说是非常大的机遇。

目前亚太地区的跨境在管资金已经有1.55万亿美元之多。与之相匹配,服务这些资金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机构发展也非常迅速,整个亚太地区约有5500名左右的客户经理,而且这个数据还不包括中国的客户经理。

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2017年的报告显示,新加坡已经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位列伦敦和纽约之后。我们可以看到,经过新加坡政府过去五十多年的努力,将一个连水源都没有的小地方,发展成规模可观的国际金融中心。


▎钱从哪里来?

新加坡在管资金大部分来自亚太,尤其是中国。这是新加坡作为离岸金融中心非常重要的特色:新加坡的金融客户来自于周边国家,55%来自亚太,19%来自北美,还有17%来自欧洲。

胡润报告显示,中国十大私人银行的在管资金规模在2016年达到7.5万亿人民币,客户增长率达到18%,近7000位客户经理在提供服务。另外,报告还显示,中国的千万高净值人士中,55%是做生意的企业主,20%是金领,还有15%是炒房者。这些高净值人群大部分财富存于国内,但是也有大量投资海外的需求。

中国高净值人群中,有海外职业需求的有46%,另外还有42%的客户有海外金融投资需求。这部分人群进行海外金融投资的主要目的中,资产配置,分散风险以及财富的保值增值是两个首要目的。

此外,胡润百富发布的《2017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健康指数白皮书》显示,大量的用户都希望到境外做体检、购物和置业。

分享一件有趣的事情,今年10月中时我到南非开普敦参加会议,那里环境非常好,去到那边我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当地房价多少钱,一套两三百平方米的别墅,大约100万新币,当时我就心动了,这就是华人的典型想法,哪里环境好就去买个房子。后来一想要飞13个小时才能到,一年来不了一次,打消了这个念头。同理,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全球到处旅行、拓展业务,他们也会有海外置业、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的想法。这是非常普遍的华人思维。


如何借用亚太区财富管理发展的东风

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会有不少新政策,这是发展新纪元。我非常看好一带一路的大主题,为客户做财富管理规划时,也应该跟随大风向走。

另外,还有一个宏观背景,新加坡刚刚成为东盟十国2018年东道国。中国在1996年成为东盟的全面对话伙伴国,并且在2010年1月1日正式启动贸易区,成为一个涵盖11个国家、19亿人口、GDP达到6万亿美元的经济体,这也是中国企业往外走的好机遇。

第三个机遇,是2017年11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新协定》(TPP)的签署,包含了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等11个国家。我们布局亚太,一条腿走到东盟,另一条腿走到TPP,就打通了全球合作的伙伴关系,可以享受其中大量的优惠、政策便利。

大量的报告显示,新加坡的营商环境、投资潜力、营商环境、政府廉洁度、知识产权保护、网络普及率等都位列世界前茅。总结来说,新加坡能够为跨国企业提供良好的全球总部解决方案,可以成为跨国企业的销售中心、研发中心或者理财中心、财务中心。

中国本地的企业家应当都研究、利用新加坡的优势,以此为机遇布局亚太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