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逆九月,事事不顺,连看个电视剧,也心塞。如果说《小别离》还只是中产阶级的普遍焦虑,那么《中国式关系》这部剧主要描绘的高净值客户生活与事业中的情感与金钱。故事主轴是由马伊琍扮演的江一楠想要回国建造一个公益性的老年公寓项目,其他所有的剧情都由此展开。有婚内出轨、财富传承、财产分割、财产保全、公司治理等各种故事,每件事情背后都暗含着利益纠葛。热播电视剧是生活最能激发集体情绪的现实升华,可想而知,当前社会中生活中隐藏了多少这样的“中国式关系中的金钱关系”。



▎产销分离:脱掉“关系化”外衣

吕中饰演的古奶奶,一生未嫁。一个人在北京城中守着一个规规矩矩的四合院,这样的组合使得古奶奶成了众人争抢的对象,抢的不是老人,是房子。按照目前的房价,这套房子要价值过亿了吧。剧中有一个情节,可以作为入门知识普及一下。有人试图想要购买古奶奶的房子,但老人家坚决不同意,这房子,是老人唯一的寄托与栖居之所。

对方想尽办法得知古奶奶的院子是她和两个侄子共同所有,面对态度坚决的古奶奶,对方声称古奶奶只有三分之一的产权,她的侄子们有三分之二的产权,因此,只要她的侄子们同意卖,她不同意也得卖,并拿出拟好的八百万卖价合约让古奶奶签字。老奶奶一听之下,气糊涂,进了医院。

事实上,这个四合院是古奶奶和其哥哥共同所有,不管有多少个侄子,仅继承了哥哥的部分,因此老人都拥有房子二分之一的产权。闻此,老人老泪纵横。所以,对于遗产继承的顺序和比例问题,还真是需要电视剧编剧们帮我们好好普及一下。




▎分销付款给前妻?

陈建斌扮演的马国梁得知自己的妻子与其原下属交好后,一气之下要离婚。正中原本就打算离婚另寻欢的妻子下怀,二人找到律师来办理离婚事宜。

涉及到财产分割时,律师称二人离婚,所有财产需对半分配,这是常理。如是算下来,二人目前共有财产:一套房子(估算市值为220万)+74万现金。因为马执意要房子,因此马还需要支付给妻子73万,即220/2-74/2=73。律师对这73万的支付建议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一是每月支付3000元;二是每年支付36000元。加上利息,20年还清。这让马国梁惊诧不已,一是他没有想到单位分给自己的房子因为属于婚后财产要对分给妻子,二是没有想到为了这房子他还需要支付70多万给妻子,原本就受伤委屈的他,崩溃不已。

一心以为自己委屈的马国梁做梦也没想到为了守住最后这个形式上的家,自己还要背负20年的债。这是几乎所有离婚夫妻都要面对的问题,领证结婚的时候谁都不曾想会有这么一天,去计算一场感情中可能最不重要的东西:钱。




▎离婚了,公司怎么办?

中国式的生活伦理剧永远离不开离婚这个话题,在这部剧中,不只马国梁离婚了,由马伊琍扮演的江一楠也要离婚。而不同的是,江的老公是她公司的合伙人,离婚不仅是感情的破裂,更是各种利益关系的清理。

江一楠的老公何俊贤在婚内出轨公司同事,还誓言要卖掉江一楠的建筑方案给对方1000万。当事情败露,江提出离婚时,何俊贤不甘心就这么失去老年公寓项目,他闯入江一楠召开的董事会议,并拿出各种证据以证明他和江一楠创办的建筑师事务所是在他们婚后注册的,而老年公寓的方案稿落款是江河建筑师事务所,而且他也参与了方案的修改,因此,这个建筑方案理所应当地算是他们的婚后财产。

事情到此还不算狗血,江一楠并不在乎何是不是会分走方案所得利益的一半,而何俊贤所抓住的重点是:一旦此事需要走司法程序,那么他就可以申请财产保全,这个方案就会被冻结,从而使江一楠的公司失去投标的权力,这对于江一楠的公司来说才是晴天霹雳,倘若失去此次投标的机会,那么这个新成立的小公司可能就要马上面临破产了。

昨天还是那个给你做饭端汤的好丈夫,今天就变脸逼你离开公司,这样的剧情,的确让人心寒不已,尤其在这水逆的九月,莫名地都会对生活失去几分热情。




不粘人的小妖精

China FA Lab 特约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新闻学双学士,传播学硕士。曾任职中国银行,从事投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相关业务。

主要研究领域:银行业务分析;财富管理行业品牌和公共认知研究;投资者认知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