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上台,立马开始放他的n 把火, 一下子把美国和国际社会搞得鸡飞狗跳的。似乎历史上还没有一个美国总统能够实现他所有的竞选承诺,要是川普真的能做到,倒还真能算是一个介乎牛A 和 牛C的总统。

当然这还只是猜测,时间还很长,我们慢慢观察。


特朗普新政有哪些

拉投资 促就业

上任前频频约见各界企业高管,上任后立刻成立制造业委员会(20名成员均为商界大佬),川普看起来要在兑现“10年2500万个就业岗位”的承诺上动真格。这一政策估计也将是川普在任期间遇到阻力最小的一项政策。

他是否真能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说不好,但美国本土的经济、投资以及就业情况和数据会进一步变好,应该是可以预期能发生的。就算实现不了2500万个岗位,实现1/3 或者一半,也会对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产生实质性的利好影响。这一点至少已经得到了美国资本市场的认可,道指也冲破了2万点关口。

川普还没有开始做的一点是“减税”。如果真把美国企业的税负减轻到合理范围,以促使那些在免税国或者免税岛注册的公司回流,比如苹果之类的大家伙,那更是为美国经济打开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川普对企业的这些政策,也是我们政府值得借鉴和学习的,一方面,给企业松绑,减少税负和各种新政法规压力;另一方面,给企业压力(甚至是威胁),要增加就业岗位,加大投资。这种“胡萝卜+大棒”的做法,也许是拉动经济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逆全球化”

驱逐移民、退出TPP、重谈北美自贸区体系、建墨西哥墙、这些逆全球化的措施看似荒谬,实则与川普“买美国货、雇顾美国人、交美国税”的逻辑一脉相承。

这些政策牵涉到太多现有既得利益者,且触动了美国根植人心的“海纳百川”的移民文化,真的要执行起来将遇到极大阻力。毕竟,美国从体制上还是一个法制国家,有参众两院的制衡,总统的权力有限,这些新政估计很难原汁原味地得到通过或实施。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这些做法多少都会伤害美国现有国际盟友的感情和利益,这些利益正是中国或中国企业的机会。重新构建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窗口正在逐渐打开,这一窗口期,也许就是川普执政的10年(川普同志大力抓生产促就业,没准选民买账还能连任。)


中国投资者如何应对

正如习大大在世界经济论坛上的演讲所提到的,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的历史趋势,中国要顺应潮流、做世界的担当。面对川普新政,我们的投资者们可以做如下考虑:

加大投资美国的力度

不论是美联储加息,还是美元及资本市场走势,都在预示着美国经济基本面已开始逐渐转好。再加上川普的鼓励政策,此时正是加大投资美国的最好时机,尤其是过去中国人无法进入的特定行业以及能够拉动就业的行业,比如华为/阿里云,再比如汽车制造、化工制药。

或者再简单点,所有已经承诺给川普要加大投资和就业的企业,中国投资者们都可以考虑参与分一杯羹。目前,已经承诺在美国大幅增加投资和就业的公司包括沃尔玛、通用、福特、德国拜耳、韩国现代、日本丰田、意大利菲亚特克莱斯勒等。

当然,投资还需要科学决策,切不可头脑发热当冤大头。同时需要关注的是,美国日趋激烈的国内矛盾,赞成和反对川普的声音都很强烈,总统就职当天华盛顿就骚乱,加州又貌似要闹独立,这一系列事件也值得投资者警惕。

发掘其他海外市场投资机会

在全球资金目光都在转向美国的同时,也是中国投资者们去发掘其他非美国家和地区机会的好时机。尤其是川普上台后受伤最严重的墨西哥以及拉美地区的其他国家,包括去年习大大访问过的秘鲁、智利等新兴市场国家。甚至是英国和欧盟国家,都能够发现一些有价值的投资机会。

有人说,富人的形成,在于是否能够抓住一些时间节点上的机会,比如80年代的个体户、90年代的房地产、4万亿时代的泡沫等。而当下乃至未来30年的机会,在国内,是政府、国企等部门的改革和减员增效;在海外,就是川普执政时代全球政治经济格局重构带来的新机遇。

当然,这些机会都不容易把握,如何在全球经济不平静的大海中走的更好、更稳、更远,这是对我们的最大挑战。


金融小飞侠

China FA Lab研究员

现任保利华资产管理中国区负责人,长江商学院金融MBA。

十余年电信、金融、IT、医疗等行业经验,在IBM、Oracle、GE等企业负责企业级客户、合伙伙伴管理等业务。在金融投资领域,对境内外资产管理、一二级市场投资等具有独特视角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