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疾险的核心作用是减少因重疾带来的经济损失,其保额的计算必须包含三部分测算,分别是治疗费用、康复费用和因重疾导致的收入损失。

90年代《黑天鹅》的作者复纳西姆•塔勒布因患喉癌造就了他的黑天鹅投资体系;2017年3月6日,中国投资大佬量化投资创始人朱天华境外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他们都是投资界的大腕们,然而即使再擅长精密的统计游戏,他们也算不到这场生命的黑天鹅——这就是重疾风险。

重疾,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因为它有点儿沉重,在现在这个鸡汤满天下的世界里,它显得有点儿格格不入,其次,说的太多,总容易遭人烦。

然而,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巨婴国》,开篇的话让我醍醐灌顶:鸡汤文是在幻想层面把别人的故事替换成自己的故事,……使很多人丧失了对现实世界的整体感。所以,今天需要继续分享这个话题。

作为基础保障中的必备——重疾险的起源就和经济直接挂钩,这也造就重疾险最核心的作用:它不是获利,是减少因重疾带来的经济损失。

在配置重疾险的时候,很多人对于配多少额度很模糊,有人认为有就可以啦,有人则认为越多越好。

其实重疾额度的配置,主要需要根据以下几项来计算:


▎重大疾病治疗费用:平均约在15万至50万之间,其中需要自费的部分约占13万—45万

重疾的治疗费用主要来源于社保报销、单位报销和自费部分。“广覆盖、低保障”的社保有用药限制、额度限制、地域限制等,进口药不报,每年报销上限总额35万。

目前,患病率最高的属恶性肿瘤,其在国内的平均治疗费用经统计约为15万至50万元,其中,自费药的比例高达90%。例如,美罗华是医生必推荐的治疗淋巴瘤的药物,其单支价格在2.5万左右,5支一个疗程;治疗肾癌和肝癌的多吉美,每月1盒,每盒2.3万,需要持续服用到患者不能临床受益为止。这些药都属进口药,只能通过自费来承担。

很多福利好的单位还会給员工上团体险,团体险的报销和社保一致,也需要是在社保用药范围内,因此也杯水车薪,不能解决资金需求。


▎重大疾病康复费用:一般花费在20万至40万之间,全部需自费

在重大疾病的治疗费用中,其三分之一属直接费用,三分之二属间接费用。患病期间的营养费、护理费、生活费等,社保、团险都不给予报销,需要患者自费,这部分的费用经统计约在20万—40万。

例如,脑中风后遗症这种“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复发率高、并发症多”的重疾,在得到精心的医治和照顾下一般能生存十年,这期间所需要花费的费用包括约36万元护理费用(每月3000元)和约36万元生活费(每月3000元)。


▎重大疾病导致的收入损失:一般这种收入损失要维持5年—10年,总额至少超过50万

2016年的国内各家保险公司理赔数据显示:重疾理赔出险年龄在35-59岁,这个年龄段的占比已高达80%。

35—59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责任最重的时间段。这期间,一旦“收入中断”,特别是家中主要经济支柱的收入中断,对家庭会产生极大影响。

因此,计算收入损失是在重疾险额度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综上,重疾险的保额=治疗费用(13万-45万)+康复费用(20万-40万)+收入损失(50万以上),所以,100万保额其实只是一个最基本的额度。如果患者还要赴美、日等国就医,则费用至少要翻一倍。   

人生之旅,就如四季,春夏秋冬总是在交替。虽有寒冬,然需储备好物资,静等春夏始到来,让我们的生命美如蝶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