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宏观经济包括几个关键词:整体上行、竞争性改革、通胀压力增强。在增长与震荡之中,投资者如何做好全球资产配置?

这里有针对股票、债券、大宗商品、贵金属四类资产的4个建议。


▎经济整体上行,各国各有差异

瑞银预测,2018年的经济仍将延续增长,增长率将达到3.8%。

供不应求的劳动力市场和稳健的企业盈利能力,将助力美日经济的发展,但受欧元走强和英国脱欧影响,欧洲经济增长可能放缓。而由于政府更强调优质发展,中国经济增长也可能放缓。新兴市场如巴西和印度将迎来野蛮生长。

2018年,全球新一轮政治周期逐步开启,全球改革与财政刺激倾向明显升温。英国脱欧后,全球都意识到持续宽松货币政策带来贫富差距拉大、资金在金融体系中空转未进入实体等问题。民粹主义政治压力下,各国政府对加大减税力度、加强改革的动力提升,特朗普改革只是全球改革大潮中的一部分。

“竞争性减税”乃至“竞争性改革”可能是2018全球经济上行的最大催化剂。


▎加速回升的通胀与利率

伴随经济进一步回暖,2018年通胀压力可能进一步增强,全球通胀超预期指数开始低位反弹。

全球同周期回升进行时,企业资本处于资本开支底部复苏区间。全球正呈现温和去杠杆的特征,整体信用杠杆水平可控,经济大幅衰退的风险较小,短期下行风险主要关注预期波动与中国地产向下带来的压力。

2017年全球高增长、低通胀环境下,风险资产享受高回报、低波动的“盛宴”,投资优先级为:新兴市场>发达市场>大宗商品>利率债。

2018年全球通胀与利率回升可能加速,需要拥抱高增长资产以跑赢通胀与利率回升压力,同时加大风险对冲。通胀温和回升前提下,投资优先级为:权益(股票、股票型基金)>大宗商品>债券;结合增长与估值,投资优先级为:新兴市场(港股、A股、越南股市等)>日本>美国>欧洲。



利弗莫尔10%损失表




正如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中泰证券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所说:“人民币的规模全球第一,人民币M2规模超过美国加上日本之和。这么大的货币规模,如果你配置的全是人民币资产,那么配置结构上肯定是扭曲的。随便到哪个发达经济体去问居民家庭的资产配置结构,至少有20%配置在海外,越小的国家,海外配置的比例越高。”

因此,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是提升资产回报率的必要途径之一。

那么,面对不同类别的资产,应该如何做资产配置?本文将就股票、债券、大宗商品以及贵金属分别展开分析。


▎股票:看好港股市场



从目前局势来看,美国股市在连续上涨十年之后,有大幅调整的需要。无论是国债利率还是美联储加息,都表达了美国政府“去杠杆,防风险”的意志。

2018年2月5日美股“闪崩”,标志着多年牛市的结束。美股目前投资的风险较高,若要获取超额收益,最好选择在不同情境下都能有所表现的板块。高科技、电子半导体是外向型企业,不管是弱美元还是强美元,这些板块都会受益。

美股大盘和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股市大盘正相关,包括欧股、日股、港股、A股,所以全球的股市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相对而言,大家更看好港股市场,港股的流动性(PE)和美股同步,基本面(ROE)和A股同步。2017年以来,美图秀秀、众安在线、阅文集团等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18年联交所推出“创新板”,将有望吸引更多的新经济龙头回归港股。

正如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所说:“我觉得,未来港股市场是大家做股市的重要选择,可能中国整个新经济的发展是一个体外循环的模式,通过港股和海外市场帮我们培养面向未来的企业。港交所他们确实很努力,他们今年在改革创业板,改革同股同权,希望以后中国创新企业可以去香港上市。”

A股最近创业板和深圳板块明显比主板强,除了延迟注册制等利好信息刺激,也与长期下跌使得很多股票估值进入合理区间有关。无论港股还是A股后面机会在于业绩增长,纯粹估值提升基本到头了。考虑到美国加息等风险,目前不建议加仓。

正如元老级基金经理李国飞所说:“我的一个原则是,在三种情况下,我才会买入一个好公司的股票:第一,估值来看,确实已经非常便宜了;第二,公司出了一些短期的利空,而又不影响长期看好的逻辑,股价出现暴跌时,或者由于市场大跌而导致股价暴跌时;第三,公司出现了一些重大的变化,而且足够锐利,有可能导致公司未来的增长有一个显著的提升,而市场还没完全意识到。”


债券:重视价值投资,关注可转债



欧洲、日本的国债仍然是零利率,美国国债看上去也不太安全。过往数年美债的主要海外买家最近已明显减少购入,美国国债形式的中国外汇储备已减少约10000亿美元,沙特阿拉伯等石油输出国同样成为净借款国而不再是贷款国,不再大举买入美债。现在美联储缩表将进一步减少美债需求。

同时,税改增加的赤字率也会增加美债供给,抬高长端利率。税改能否推升通胀,关键看与税改相配套的减小贫富差距政策能否实施。总体而言,缩表和税改对美债的利空可能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

但是,反观国内,经过一年半债券熊市,现在国债利率已处于历史高位,长期投资价值已开始慢慢凸显,今年不但要关注债券机会,还可以重点关注可转债的机会。


▎大宗商品:依然具有投资价值



从著名的美林时钟来看,2018年大宗商品依然具有投资价值。比如,大宗商品石油,在春节期间攀升至近两周高点。这主要是地缘冲突风险增大所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有可能对伊朗采取直接行动,同时土耳其方面也表示,将按计划对叙利亚发起军事行动,中东局势变得越发紧张。避险情绪为油价的走势奠定了基调。而且,OPEC及其盟国携手减产对油价起到了提振的作用。


▎贵金属:全球避险好工具




2018年全球经济复苏各种资产价格高位,避险需求旺盛,黄金是唯一一个全球避险品种。

1988年南美金融危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8年历史似乎又要重演,特别是年初全球股市大幅震荡,美元大幅下跌,数字货币在两个月内跌去一半,投资者人心惶惶。在今年全球风险上升的环境下,黄金的投资价值得到凸显。

自2017年初特朗普上台推行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政策,美元贬值,黄金因此受益。美联储在2017年3月三次加息美元却下跌,黄金震荡上行。2018年黄金有望延续这种在加息中继续上涨的格局。

黄金可以对冲市场波动、美元急剧贬值和通胀加剧等风险。但是,避险只是黄金定价逻辑重要因素的三者之一,另外还会受到实际利率和流动性溢价的影响。经济增长预期越高,越不利于黄金;流动溢价上升时,黄金价格下跌。

综合判断,2018年美元走弱利好黄金,美国实际利率上行压力较小;但是,另外一方面,美联储加息,流动性溢价上升,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也部分代替了黄金的避险功能,所以预计总体涨幅有限。

全球资产配置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它涉及很多方面,而且都在持续剧烈变动中,相互作用彼此影响。投资者只有根据自身风险偏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配置策略,才能安然度过不确定性风险,收获财富与梦想。